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歡迎

“而真正使白水仙凋零的,
便是那流有白鹿血的血河。”

把“返校detention”看了一遍又一遍后的想法,无法去批判历史的对错,但学姐真的是个傻女孩啊@

想起还在家时的冬天

每晚上遛狗时家里那两只以往在外面浪的跟什么一样的疯狗
因为毛短怕冷而窝在家门口迟迟出来
还会非常委屈的探着头望着已经走到远方的我与另一只长毛黄金 让人哭笑不得

只能无奈回头说着“欸~不等你们了啊~”

然后那俩兄弟就会用光速解决完生理,再以同样的速度冲回家

等十五分钟散完步后我与长毛拐进巷子口时
老远就可以看到那俩蠢狗又以同样的姿势与表情探头出来望着我

上了大学离了家的第三年

这些画面依然历历在目
但 也回不去了
前年一只短毛走了另一只也离开了
剩下的长毛也成了黄金老爷爷走不动了

牠们也许无法陪伴我一辈子
但我可以陪伴牠们的一辈子

离家后很难做到这点
所以每一次回家我都尽可能的拥抱牠们
告诉牠们:“我很想你们...

无法回家,长大之后好像很多事情都无法为所欲为了

好想要真正意义上的放假
最近对于各种事情感到累

感觉什么都不是自己想要的

逃避这种事情
其实每个人都很擅长呢

上午一整个经济动物繁殖学课
屁股都坐到麻了。

未完的獨角獸。

好想摸貓_(:з」∠)_
好想揉貓肚肚_(:з」∠)_
好想捏貓肉球_(:з」∠)_
面臨期末雜七雜八的事就各種煩
總之好想回家讓牠們撫慰我_(:з」∠)_

兄與弟,唯一相像處就是都很肥

1 / 2

© 一只YB君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