YB桑

湾湾人,入境随俗会用简体,目前爱糙叔爱的深沉

想起还在家时的冬天

每晚上遛狗时家里那两只以往在外面浪的跟什么一样的疯狗
因为毛短怕冷而窝在家门口迟迟出来
还会非常委屈的探着头望着已经走到远方的我与另一只长毛黄金 让人哭笑不得

只能无奈回头说着“欸~不等你们了啊~”

然后那俩兄弟就会用光速解决完生理,再以同样的速度冲回家

等十五分钟散完步后我与长毛拐进巷子口时
老远就可以看到那俩蠢狗又以同样的姿势与表情探头出来望着我

上了大学离了家的第三年

这些画面依然历历在目
但 也回不去了
前年一只短毛走了另一只也离开了
剩下的长毛也成了黄金老爷爷走不动了



牠们也许无法陪伴我一辈子
但我可以陪伴牠们的一辈子

离家后很难做到这点
所以每一次回家我都尽可能的拥抱牠们
告诉牠们:“我很想你们,我爱你们”
牠们也会迾开嘴对我回以微笑
并且贴到我的怀里给予我无声的回应

这样就夠了

评论

© YB桑 | Powered by LOFTER